新京报讯(记者 陈琳)7月21日,中宣部举行中外记者见面会,5位移民管理警察党员代表围绕“锻造‘四铁’移民管理队伍,维护国门边境安全稳定”与记者们见面交流。从原来的边防武警转成了国家移民管理警察,他们的服装从军装变成了警服,身份从现役军人变成了职业警察,但他们表示,虽然身份变了,但听党指挥、忠诚戍边的理想信念没有发生变化。

 

25年的戍边生活,我离不开帕米尔高原

 

今年是孙超来到帕米尔高原戍边的第25个年头,他是国家移民管理局新疆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红其拉甫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民警。2018年3月,中共中央印发了《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明确公安边防部队集体退出现役,从边防武警转成了国家移民管理警察。孙超说,他原本可以回家与家人一起生活。作为在单位时间最长的老兵,他离家是最远的,身体上也出现了一些高原病症状,组织上考虑到他个人的情况,优先让他复转。“但是我还是选择留下来,因为在红站,有我朝夕相处的战友,还有我热爱的事业。25年的戍边生活,可以说我把青春和热血都融在了红其拉甫的国门边关,我已经离不开帕米尔高原。”


孙超。新京报记者 陈琳 摄

 

红其拉甫被称为“生命禁区”,平均海拔4000多米,空气中氧气含量只有平原的一半,无霜期不到60天,风力常年在八级以上,最低气温零下40℃。当地还有一个谚语“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氧气吃不饱。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

 

过去,红其拉甫边检站所有的物资都是从300公里以外的喀什拉运到单位,他们吃的最多的食物就是比较耐储运的土豆和洋葱。由于大家在高原吃不到新鲜的蔬菜,维生素的摄入比较低。看到这些情况,孙超就在高原积极研究种植养殖,主要是蔬菜种植,为了解决战友们指甲变形、脱发、嘴角溃烂等维生素缺乏的症状。经过五年时间的种植,他在高原上种出了黄瓜、辣椒、西红柿等蔬菜。“经过上千次的失败,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可以种出39个品种的蔬菜。”在组织的支持下,他还把种养殖技术传授给当地的塔吉克族群众,帮助他们建大棚、搞养殖,让当地群众也走上了致富路。孙超说,“我也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转改之后,我们同样的人做着同样的事

 

索朗达杰是国家移民管理局西藏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山南边境管理支队浪卡子边境管理大队的政治教导员。从警12年来,他一直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边境地区工作,维护边境地区稳定和服务群众。


索朗达杰。新京报记者 陈琳 摄


他说,改革对他们来说有“三个变”“三个不变”。第一变是衣服的颜色发生了变化。以前穿军装,现在穿警服。第二变是名称发生了变化。以前叫边防警察,现在叫移民管理警察。第三变是身份属性发生了变化。以前是现役军人,现在是职业化警察。三个不变是,听党指挥、忠诚戍边的理想信念没有变;维护边境地区安全稳定、服务辖区群众的职责使命没有变;奋斗目标没有变,“比如我们西藏,助力兴边富民战略和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新西藏的奋斗目标没有发生变化。”

 

索朗达杰说,转改以前,他们的主要工作是辖区的治安管理、人口管理、游客的救援、边境的巡逻和管控。转改以后,同样是这些人,在同样的地方,做着同样的事情。

 

2019年3月,刚转改不到三个月的时候,辖区发生了一场暴雪,当时牧民的牛羊有一部分困在了边境一线的牧场,他们急需转场,又缺饲草。索朗达杰他们得知这个情况后,第一时间组织民警用单位的车辆,把饲草运往边境一线。当时因为雪比较大,白茫茫的一片,方向也不是很明确,容易迷路,还容易出现各种事故。当他们把饲草送到牧民的羊圈时,有一个牧民跟他们说了一句话,索朗达杰印象特别深。“他说,你们现在不是军人了,但是你们依然在冒着危险给我们送饲草。这个故事给我感触特别深,虽然我们转改了,但是我们又感觉到我们没有改变。”

 

军人对部队和军装有一种特殊的情结

 

国家移民管理局内蒙古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副总站长赵永前,在基层工作了32年。在国家移民管理体制改革启动之时,他是锡林郭勒盟边防支队政治委员、党委书记。当时他女儿身患重病,特别需要他回去照顾和陪伴。“是留下来带领队伍投身改革,还是退役回家照顾女儿,成为我两难的选择。”赵永前说,最后,是使命和责任让他选择留了下来,带领部队全体官兵圆满完成了部队改革转隶的任务。


赵永前。新京报记者 陈琳 摄

 

说到改革的变化,赵永前说,“当过兵的人都知道,军人对部队和军装有一种特殊的情结,我所在的锡林郭勒边境管理支队原先有近千名官兵。当时听到改革的消息之后,大家都舍不得脱下身上的军装。”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他当时做了三方面的工作:首先就是坚定自觉为官兵们作表率,克服自家的困难,坚守工作岗位,把工作干好;其次,做好政策宣讲,稳定队伍思想。一有时间就深入基层,跟广大官兵宣讲国家政策,让大家放下思想包袱,投身到改革当中。

 

同时,解除官兵的后顾之忧。支队党委对改革当中官兵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一一梳理,全力予以解决,解决不了的,梳理完以后,请示上报,让上级来统一解决。“这样一来,大家心里就亮堂了,投身改革的信心也十足了。在改革期间,我们这支队伍思想不乱,工作不减,而且在这期间破获了一系列大案要案,有力维护了边境辖区的安全稳定。”

 

从“流水的兵”到“不动的警”

 

国家移民管理局吉林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延边边境管理支队三家子边境派出所所长安石林说,改革之前,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改革之后,是“铁打的营盘,不动的警”。他们的工作状态也从“一阵子”变成了“一辈子”。


安石林。新京报记者 陈琳 摄

 

安石林解释说,因为在部队有转业自主择业政策,服役到一定的年限,就可以退出现役,所以说工作是“一阵子”。转隶以后,成为了移民管理警察,很多人要在边境的工作岗位上干到退休,所以说工作变成了“一辈子”。

 

但无论身份如何变,他们的工作职责任务始终没有变,仍然承担着防范打击各类违法犯罪活动,管理辖区实有人口、行业场所,组织指导单位和群众开展安全防范,接受群众报警求助,为群众提供服务等职责任务。

 

同时,他们对群众服务的热情始终没有变。安石林辖区的立新村是一个远近闻名的草莓村,去年疫情导致草莓没有销路,很多草莓烂在地里,老百姓急得直上火。看到当时网上直播带货特别火,于是派出所把草莓种植户召集到一起开了个会,看看能不能也搞个草莓直播带货。他们发动大队二百多名民警,还有家属、亲戚、朋友,通过建立微信群、开直播、拍小视频发朋友圈扩散等方式,几天的时间就帮助果农销售草莓3000多斤,增收5万余元。

 

正是因为他们对群众服务的这种热情没有变,群众对他们工作的支持也始终没有变。自从他到三家子派出所工作的那一刻起,辖区群众就称呼他为“小安子”。16年过去了,他从副所长到教导员,再到所长,辖区群众还依然习惯称呼他为“小安子”。

 

通关的速度在改变:中国公民出入境通关排队不超30分钟

 

国家移民管理局北京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执勤二大队执勤三队教导员王晶,在空港国门从事出入境边防检查。她入警16年,截至现在,累计办理了出入境旅客超过了120万人次,是北京边检总站最年轻的“百万级”检查员,并且始终保持着零差错的纪录。


王晶。新京报记者 陈琳 摄

 

在去年防范境外疫情输入的战役中,她和她的战友们一直坚守在首都机场T3-D专区,在那里集中办理从北京口岸入境的航班人员的边防检查手续,为疫情防控的相关部门提供数据支持,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虽然没有经历从军装到警服的转变,但她经历了移民管理的体制改革。谈到不变,她说,首先是工作任务没有变。以前从事的是边防检查工作,国家移民管理局成立以后,依然从事这份工作,始终把维护国家安全、政权安全放在首位,坚决守住出入境管理和口岸安全底线。

 

说到改变,国家移民管理局成立3年以来,密集地推出了一系列便民惠民措施。“比如,中国公民出入境通关排队不超过30分钟;扩大144小时过境免签政策适用范围,这些变化,给广大人民群众和出入境旅客提供更多的便利。

 

移民管理队伍是在党和国家机构改革中换羽新生的一支新的执法力量,这也给广大民警提供了一个更为广阔、大有作为的舞台。她说,第二点变化是“我们民警的工作干劲更高了,精神也更活泼了”,大家纷纷表示,要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发挥各自的特长,把展示中国良好形象的“国门名片”擦得更加闪亮。

 

新京报记者 陈琳

编辑 张磊 校对 薛京宁